分卷阅读8

小说:鬼王(H) 作者:山官木

    梓宵像是开了抱怨的口子,怎么也停不住。“自从我能使用鬼王之力后,你就不理我了。占星、占星,画阵、画阵,你眼里就只有这两样!”

    灵执茫然极了。他觉得少年大概是生气了,凑上前去安抚性地吻了吻他的面颊。梓宵眨眨眼,把另一边的脸也扬起来,道:“这招不管用了!除非以后那大蜈蚣不能再拦我!”

    灵执看了看缩在墙壁里的赤千足,不知该说什么好。梓宵见他不回答,愈发恼怒,气道:“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是不是,我只是鬼力的容器。你根本看不见我!”

    赤千足的两只脚也收了进去,它钻进了缝隙深处,往侧殿的方向去了。

    灵执闻言笑了起来,把梓宵往侧殿拽去。梓宵余怒未消,虽然跟着走了,嘴上却不服软。“你还笑?!”

    他走到侧殿照明用的灵珠前,解开了衣带。梓宵错愕,“你,你,你想着这样讨好,也、也是没用的。”

    灵执失笑,将上衣褪下,露出雪白的胸膛。其上有块半寸长的奇异纹路,在灵珠的照耀下,正发出细碎的光芒。梓宵愣住了。这样的纹路,他身上也有,在大腿的内侧。他原本以为是接受鬼王之力的印记。

    “这是?”

    “自那日解开封印后,就有了这个印记。这是你我性命相连的契印,”灵执握起他的手,将手掌贴在那块印记上,柔声道:“有了这个印记,你我难道不是一体的么。”

    掌心下的肌肤凉凉的,梓宵面上却是烧了起来。他的嗓音陡降,变得低沉了许多,道:“那,那你为何不同我双修?”

    “我为什么要双修?”灵执十分不解,脱口而出。

    好容易探寻到出口的赤千足伸出两根触须,解释道:“梓宵,你见过哪家的花草像动物一般交媾的?”说完往顶上爬去,钻到旁的地方去了。

    番外·孕期

    梓宵少年时的胸膛十分平坦。

    有人用了妖族的催乳果实,逼他每天服食三枚。果然不过数月,少年的双乳便如初婚妇人般大小,只是始终没有乳汁,教调教他的人十分苦恼。那人将他倒吊而其,用粗鞭子鞭打那对新催生出的柔嫩乳肉,将肉球打得伤痕累累。有弟子嫌弃他肤色不够白皙,肆虐起来,轻微的伤痕看不出来,太重的伤痕又不够漂亮。

    倒是林奇眠十分异类,给他打造了一套纯金首饰,装点在他的身体私密处。小巧的金铃刺在乳粒上,金杵插在肉棒的马眼处,而指甲盖大小的金块则装饰了他的肉蒂。男人取了金缅铃一个一个的往他的后穴里塞,等到全部吃进去了,再一口气拉出来,带出一点湿红的软肉。他的身体仿佛永远都是涨软的、湿漉漉的,带着无法蒸干的情潮与欲望。

    梓宵是被胸部涨醒的。衣襟被濡湿了两团,透着股气味。他见灵执不在身边,便裹了件衣物往外走去。

    从昏暗的室内走出来,外头是曙光微微,一片青葱翠幕,同鬼族魔宫的景色差异颇大。他晃了晃头,这才想起自己确实是在琼玉山上。

    琼玉山早就满门皆灭了,梓宵亲手砍下了掌门的脑袋。他这次来,是陪同灵执来的。灵执对琼玉山的藏书十分感兴趣。昨夜,想必坐在外头的藤架上翻看了一夜。梓宵走了两步,腹部便是一股的垂坠感。他最近时常这样,心中常常疑虑是不是当年被调教的太过,身体有什么不对劲。

    灵执果然斜倚在石架子上,半梦半醒的,见梓宵过来,朝他伸出手臂。

    梓宵有些畏缩,垂头丧气地坐在了青年的身旁。灵执见他状态不对,问道:“怎么啦?”

    少年湿漉的眸子看了对方一眼,脑中一团乱絮。他咬着下唇,横下心将衣襟扯开,袒露出一对绵软的胸乳,道:“最近,总是这样。”浅糖色的乳果上糊了一小团白色的渍,淅淅沥沥地往下淌,淌出一条发丝细的纹路。

    灵执愕然,将梓宵揽入怀里,去抚摸他的小腹。温暖的手在鼓涨的腹部轻轻地抚摩。梓宵觉得自己饥渴的雌花又有了反应。他愈发抗拒,竭力收缩小腹,想将女穴即将涌出的东西含住。

    青年剥开他的衣结,环住他的腰,在梓宵的耳边低声耳语。少年被灵执话语中的意思惊到,小腹一个放松,敏感的牝户便吐出一团絮状的稠汁,顺着腿根往下滑。

    灵执笑了笑,托起他的右乳,问道:“很胀?”

    梓宵点点头,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却万万没想到过这一种。灵执亲吻他的乳粒,将蕴含的乳汁吸出。牙齿在饱满的乳晕上细磨,激得他头皮发麻。下身肉棒不知何时泄了一次。女穴隔着布料吸吮着青年的性器,不知餍足地收缩着。梓宵一个腿软,肉棒便捅入大半,将两片肥厚的唇肉插得更加汁水横流。肉蒂透着艳丽的胭脂色,不听话地抖动抽搐,肿成原来的一倍大。

    灵执把人抱过来,挪了挪,托着两瓣臀肉,吐出已经瘪下去的乳首,道:“不要坐下去,伤到就不好了。听话。”

    白色的乳汁沾在青年浅色的嘴唇上,是最暧昧的印记。梓宵昏昏沉沉地点头,撑起了身子。贪吃的雌穴吸着已经被汁水浸透的布料,死死不肯松开。灵执腾不出手来,十分温柔地望着梓宵,轻声哄劝道:“梓宵,我们把它拉出来,好不好?”

    梓宵被情欲烧的双颊泛红,对方说什么便做什么。他乖乖地伸出手,去抚摸自己的下身。细长的手指揉捏滑腻柔软的贝肉,再按一按软球般的蒂珠,往里伸进两根手指缓缓搅弄。

    “不……不行了,”梓宵急促地呻吟起来。肉穴内里酸软极了,少年有一瞬的失声。他几乎就要腿软坐下了,记得青年的嘱托,颤颤巍巍地半跪着。雌穴涌出的淫汁尽数浇在两人的交合处,弄得一片狼藉。

    双乳早就不在淌水,可梓宵已经无暇顾及了。他整个人湿淋淋地软在灵执怀里,女穴还含着一根手指。灵执被他激起了情欲,将他转过身来,摸了摸湿软的后穴,插了进去。梓宵半眯着眼,发出一声含糊的呜咽。

    后穴被粗大的肉刃填满搅弄,时不时擦过敏感的凸起。把本就因潮吹与涨乳而浑身发软的梓宵折腾得软做了一滩泥水。两根藤蔓缠着他的双臂,让他不至于瘫倒在地。梓宵的身体因抽送而不断耸动。布满齿痕的乳粒上下颠动摇晃,溅出几星奶水。

    下身,裸露的女花彻底绽开,两瓣鲜亮的肉唇翻开,透出内里一团脂红的肉。上头黏连着一根长长的银丝,直垂地面。泄不出精水的肉棒软软地垂着。

    随着肉棒的抽离,精水浇灌到了后穴的深处。梓宵总算有了倚靠的地方。他瘫在灵执怀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现在一根指头也不想动,软软地蹭着灵执的发,道:“把你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