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小说:鬼王(H) 作者:山官木

    说道:“吞下去,好不好?”精液带着草木的香气,并不难闻。梓宵很轻松地咽了下去,细细地颈子上仍旧留有白白的渍痕。青年笑了笑,亲吻他的额角,哄道:“嗯,做的好。”然后在少年的小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轻吻。

    女穴里的藤蔓抽了出来,将梓宵的双腿分得更开了。灵执扶着少年的腰线,将沾着涎液的肉棒插入那口湿软柔嫩的雌穴中,发出一阵唧咕的绵密水音。被细藤扩张过的女穴几乎是立刻完整的吃入了性器,肉壁蠕动,仿佛要将肉棒绞至更深处。

    “灵执,灵执,”梓宵搂紧了青年,胡乱地亲吻对方的长发与耳垂。极致的快意仿佛将他高高抛至云端,置身于大朵大朵绵软的云间。少年的窄腰忍不住扭动起来,往上挺起,教人肏得更深些。

    灵执的亲吻亦乱了章法,唯有杂乱地舔咬少年温暖的皮肤。下身不住地抽送,带出一团内里湿红的腔肉,吐出缠绵的水液浸湿了布绢。

    女穴深处的肉口被撞开,紧紧地箍住肉棒的冠头。梓宵似乎哭喊了起来,双手紧紧攥着,双腿早已无力,被藤蔓托起。少年的肉棒泄了数次,疲惫地垂在身前。那根细长的藤伸出细线般的头,绕着肿大的蒂豆揉弄把玩,将原本小小的蒂珠玩的大出两倍,软绵绵地磨着进进出出地性器。

    肉棒插得极深。雌穴内里断断续续喷涌出潮般的水液,浇灌在性器的顶端。梓宵觉得自己快疯了。少年的杏眸水光盈盈,带着一股难掩的媚态。绞尽收缩的肉壁仿佛要将性器榨干一般,疯狂地抽搐缩拢,吮吸着胀大的阳具。仿佛带着炽意的白浊灌入贪吃的雌花中,将幼嫩的肉胞塞得满满的。

    梓宵彻底瘫软在灵执怀里,软若春水。腿根的契印上沾满了亮晶晶的蜜液,他略微并拢了双腿,磨蹭了两下。女穴穴口似乎被塞了个柔软的塞口,将红肿的蒂果挤出抵住。细藤探出一点碰一碰那珠果,便能听到少年甜腻的呻吟。他抬起头,笑盈盈地在灵执的下巴那儿咬了一口,然后便安稳睡着了。

    完啦,其实还应该有个孕期play,但是我萎惹,就这样八

    番外·双修(上)

    人间与鬼界的交界处,一间杂货铺里,一名艳丽少年坐在上座,满脸不快地说:“我只是要一千只鞋罢了,为什么不给我做,我又不是不给钱?”

    壮实大汉跪服在地,瑟瑟发抖。那一千只鞋是做给赤千足大将军的。原因为何,他们做手艺的不怎么了解,只直到上次做足了数量,结果险些被掀翻了铺子。赤千足喜欢爬行,却不喜欢穿鞋。可资历尚浅的鬼王却偏偏爱给蜈蚣送鞋。

    梓宵啜了口茶水,心里的火却依旧消不下去。

    他本以为灵执既然推自己做这鬼族的王,那应当是对自己有心。却不想,灵执恢复原貌后,继续钻入地宫中研习那堆阵法蓍草。新王上任,人界、妖界都不知底细,遣派了先锋来打探消息。起初,他虽拥有鬼王之力,却怯场得很。灵执跟在他身边,指点了他三年之久。后来见他应付自如,便又消失不见了。

    今晨,梓宵将妖界来的九尾灵狐砍掉了一条尾巴,兴冲冲地去找灵执;却被赤千足拦在门外,怎么也不肯让他进去。倒不是说他不是赤千足的对手,而是这大蜈蚣被打的狠了,便会化作人形装模做样。灵执同他到底多年交情,到时候嘘寒问暖、看伤上药,岂不是更令人牙酸。

    少年眯起眼,原本深棕色的眸子上渐渐浮现一层砂金色的辉光,教人不敢直视。不止是铺子里的壮汉伏的更低,连带着他身侧的下等鬼族也跪了下来。

    这时,一名上等鬼族走了进来,恭敬地说:“大王,北海的帝江前来。”

    梓宵收起了目光,长叹口气后,起身离开。北海的帝江,肥硕的头部只有一张大嘴,眼睛生在脑后,是深海中的半人型妖物。也是妖族第一个来找他挑衅的妖物。灵执没见过此物,指点的时候格外谨慎,导致梓宵招招凌厉,险些将帝江打死。那帝江得了对手,似乎格外兴奋,隔三岔五的就来讨打。打到如今,梓宵已经很能控制了,能打掉三颗牙齿,便绝不多打。

    半盏茶之后,帝江攥着自己的三颗牙齿,咧着嘴说道:“鬼王果然强悍!”

    “一颗牙要长半年,这一年半不必见了,”梓宵瘫在座位上,好奇问道:“说起来,上一任鬼王,怎么没见你找过他?”

    帝江捂着漏风的牙齿,朗声道:“那不过是个容器罢了,使不出全力的赝品。我找他作甚!”

    “哦,”梓宵百无聊赖地应了一声。事到如今,他也猜的差不多了。如此一想,自逍遥子后,修真界确实每况愈下,不复当年了。听灵执说,那个杀阵还是逍遥子留下的阵法。琼玉山原本奉若至宝,轻易不拿出来用。致使多年后,阵法渐渐失传,本门反倒无人会用。清镜门当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将阵法还原了大半,杀了从前的右护法。

    帝江见他一脸无趣,忍不住说:“我看鬼王还有气力,不如你们再来一局?”

    梓宵眼皮也未动,木然道:“你想掉几颗牙?”

    帝江大笑,道:“这等小伤,不必在意。”

    “小伤?”梓宵的眼睛亮了起来,猛地站起,笑道:“好,我们就再来一局!”

    梓宵同帝江交手不下十次,每一出招几乎能猜到对方的下手。他想:这伤不能太轻,可太重也没必要。要堪堪正好,不教人看出来。

    帝江双爪展开,黏连手掌的蹼上水汽氤氲,朝梓宵左肩攻去。少年似乎有些惊讶,愣在原地不动了。

    刹那间,殿堂内银光乍起。地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卦象,灵执自卦中现形,正好在梓宵身后。他搂住少年,侧身避开;掌心涌出细长的藤蔓将帝江牢牢束缚住。

    “怎么走神了?”或许是来的匆忙,青年的长发草草梳起,用了根枝桠固定。

    梓宵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满意,别过脸去,正对上帝江相当快活的脸。少年顿时沉下脸来,道:“这下你满意了?”说完,拉着灵执往地宫走去。他一路风风火火的,看起来相当不快,闹得灵执一头雾水。

    赤千足本来高高兴兴地在地宫的墙面上爬行、钻缝,见他来了赶紧缩进墙缝里不动了。

    等到两人进了地宫,灵执才发问,道:“怎么了?”

    梓宵握着他的手,听得这句话,回过头来,眼神颇为幽怨,“你明明就在,为什么不早点现身?”

    “伤到了?”灵执上前两步,想要察看察看,被梓宵避开。少年不自觉的换了语气,几乎有些责问,道:“难道你是看着我快要死了,才肯出现吗?”

    墙壁的缝隙太小,赤千足扭了扭,赶紧把自己缩的更深些,只留了两只脚在外头。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