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小说:鬼王(H) 作者:山官木

    咒定了三日。放下来得时候,两穴肿得厉害。

    而那时,绳子里浸透的药物完完全全融入了他的身体里,他跪在地下室里,发疯地用器物止住情欲。可情潮汹涌,无论什么器物都不管用。

    回想起来,或许,他的身体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不太正常的。

    额头被点了点,梓宵回过神来,就见灵执拎了块绢布,问他此人属何灵根。“他是火灵根,”梓宵拢了拢衣物,道:“比水灵根的林奇眠,要高一个境界。”

    灵执的眸光亮了起来。他拽起梓宵往占星室一路小跑。占星室里头也是乱七八糟的,两人在一块浓紫色的圆石边停下,其上刻了许多奇形怪状的文字图形。梓宵认真看了看,他研习阵法研习的太少,只能看出这是个杀阵。

    青年见他茫然,有些着急地指了指中心两个旋涡状的点,捉起梓宵的手写道:“清镜门杀阵,水火双灵根为阵眼。杀阵起,所阻皆杀。”

    手指在掌心摩擦,带着细微的痒意。梓宵眨眨眼,不知作何回答。灵执写了什么他都不没过脑子。可青年似乎高兴得很,拽着他的手等他说话。

    梓宵仔细地想了想,有些磕巴地说:“可,可炉鼎多是三灵根,也有四灵根的。清镜门的阵法不是把整个门派都赔上了么,这才两个单灵根弟子,就能成吗?”

    “清镜门不过是个小门派,座下弟子筑基的都数得过来,”赤千足爬了进来,答道:“我们看过弟子名册了。可琼玉山就不一样了。我没记错的话,那个林奇眠已是金丹期了。瑜成安只会比他更高。这两个人就能抵整个清镜门了。”

    梓宵还是有些不明白,问道:“可这如何能杀鬼王,他只怕都越过了渡劫期。”

    灵执闻言笑开了,握住梓宵的手摇了摇。

    “清镜门用不过筑基期的弟子杀了右护法。这杀阵本就是能够扩大阵眼的本事,”赤千足爬上了墙壁,继续解释道:“况且,你以为鬼王为何要接受修真门派送炉鼎的建议,他若真的那么有本事,怎么不荡平修真界。”

    灵执从一堆杂物中拣出一只小木盒打开,里面赫然装着银珠金环。梓宵有些惊讶,道:“我那儿还有一副。”

    灵执颔首,在他手中轻轻写了一个名字——林奇眠。

    赤千足:爬、爬、爬,爬行使我快乐~ ^^

    陆·银珠虫

    林奇眠在水牢中,度过了噩梦般的数天。梓宵来的时候,他刚被几个狱卒操弄过一番,丢在脏兮兮的石桌上,一身腥臭的精液与血污。梓宵只说是祁连的命令,看守便很轻易的放了他进来。毕竟琼玉山弟子还在路上,过了今日,鬼族便又有宴会。

    林奇眠见他一来,登时强撑口气,破口大骂。灵执教过他如何使用银珠金环的法子,虽然血腥了些,到底能用最要紧。赤千足借了他一副蜕皮做的血甲,给他戴在手上。

    稠红的血甲撕扯开林奇眠的胸膛,露出鲜红跳动的器官,大股大股的鲜血涌了出来。梓宵轻声念起咒术。银珠顿时划作一只银壳爬虫,肆意地啃食林奇眠的皮下血肉。林奇眠叫不出声,梓宵早就使了失语咒。

    直到银珠虫将他的五脏吃空,他掏出那两枚金环放在林奇眠的乳首上。金环探出一点黑头的触角,刺破了乳晕,一面吮吸鲜血、一面吐出肉色的丝线将破开的胸膛缝好。银珠虫也被丝线缠绕固定在脊骨上,可小虫十分不乐意地扭动着,褪出银色的外壳,并不断地分泌出褐色的虫卵。

    林奇眠已然身死。他的身体却依旧仿佛活着一般,看上去像是只坠了点金银饰物。梓宵随意给他裹上衣物,便将人带走了。毕竟,宴会准备在即,怎么能没有赏玩的东西呢。

    与此同时,瑜成安一身青衣,轻车熟路地带着身后的弟子一路往魔宫的方向行进。是夜,他们一行人在临近鬼界的云卿山山脚下略作休憩。

    瑜成安从客栈里出来,走到一处竹林,朗声道:“不知哪位道友要寻在下?”

    黄斑竹边现出一袭黑袍,赤色的千足蜈蚣在他脚边徘徊。瑜成安拱手笑道:“原来是左护法,不知道左护法寻我何事?”他话音未落,便召来灵剑,疾速朝灵执击来。

    灵剑周身好似燃烧,烈火熊熊,触之尽化灰烬。

    赤千足化身人形,以掌相击,硬生生接下一招。瑜成安见一击不成,略有惊诧,笑道:“看来这护法之名不虚。”言罢又持剑而上。两人见招百余下,未分胜负。

    灵执拣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下,双手握着一只紫金石盘,其中星光点点,犹如夏夜星河。

    及至天明,赤千足略显疲态,被瑜成安瞅中弱点,贴了张半炷香不到的定身符。倒不是他瑜成安手下留情,而是他手中符纸全部用尽,这张不怎么耗费灵力的定身符还是临时绘出来的。

    灵执有些惊讶,抱起石盘往赤千足身边跑去。不想瑜成安突然闪现,剑刃正对着青年的脖颈,道:“掌门告诉我,鬼族的左护法身边有只难缠的蜈蚣。至于那位护法本身嘛,似乎没什么本事。”长剑挑开青年的罩帽,露出一张冰雪般的容颜来。右脸上的灼伤显得分外的刺目。

    瑜成安有一瞬的诧异,转而取笑道:“真想不到,鬼族竟有如此殊色。”他不可抑制地朝灵执走近了,试图抚摸他的面容。

    这一刹那,灵执的右眼瞳仁竖起,中心飞出一根雪白的藤蔓,直直地戳穿了瑜成安的手掌。藤蔓的尾部化为一团无面怪嘴,长了一口鲨齿。

    瑜成安在被击中的那一刻便挥剑将手臂砍断,退到了三射之外。灵执大声地喘息,右眼缓慢地开出霜色的大瓣奇花。而那藤蔓上也长出薄如蝉翼的透明叶片,遮住了灵执的半张脸。

    瑜成安定住淌血的手臂,眼睛却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灵执。

    从他看到千足蜈蚣猜想左护法本身即为腐生花,如今已然确信无疑。他在历代掌门的手卷中读到过类似的纪律。那位百年前的掌门便是吞食了腐生花的花瓣后突破的,莫非自己也有如此机缘么?

    灵执难受极了,抱紧了紫金石盘跌坐在地。藤蔓上薄叶扑簌簌地落下,尾部的怪嘴也渐渐消弭,划作一缕尘烟。灵执手脚上的镣铐不断地收紧,嵌入皮肉之中,将手腕、脚腕绞出血来。

    瑜成安见他眉头紧皱,开始一步一步朝他走近。就在他离灵执尚有十步之远的时候,紫金石盘发出刺目的光亮,瑜成安四周涌起一片金银色交织的雾气。银珠虫将他的血肉吃尽,而金色的环形虫则凭借着残血,吐出长丝,填补男人被啃咬的皮囊。普通人的血肉并没有什么功效,银珠虫食用之后也无法繁育出能够吞噬鬼族的虫卵。可修真者就大不一样了。

    琼玉山掌门的关门弟子在那片雾气之中,被吃空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