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小说:鬼王(H) 作者:山官木

    贴的身体上。他的阳物因长年被堵住,高潮来得缓慢极了。少年的手在灵执的身躯上胡乱抚摸,毫不意外地触到对方的性器。温热的阳物高高耸起,贴着梓宵的腿根。只要他稍稍往下坐,便能被捅入。

    灵执全身心的被梓宵的吻所吸引,闭上眼。梓宵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长而浓密的睫毛。他的双手贴着少年的脊背,无自觉地抚摩。梓宵捉住他的手,将它移到身下。手指触碰到湿滑的软肉,猛地一抖。灵执睁开眼,撞入少年温柔的眸光里。

    梓宵的嗓音变得十分魅惑,丝丝缕缕,游走入耳。

    “不进来么,很舒服的。”

    修长的手指触碰到一个柔软的肉粒,轻轻地揉弄它,似乎会变得更大些。梓宵腿根处的肌肉紧绷着,雌蕾的高潮才过,又被这样地揉弄。手指有时会触到两枚小小的囊袋,指甲轻轻刮擦,引来梓宵一阵呻吟。

    蒂珠被揉得艳红,肉唇大张,淌出湿漉粘腻的淫液。梓宵的双腿软了下来,索性坐了下去。雌穴被性器一捅而入,肉乎乎地包裹着肉棒,分泌出润滑的汁水。

    梓宵的小腿弓起,脚趾蜷缩,在地面轻轻磨蹭。灵执托起他臀,把人抱起,往内室走去。肉腔含着的性器因为走动的缘故,小幅度地抽插着。唇肉被灵执残留的衣物摩擦,蹭得通红。梓宵搂着他,亲吻对方的眼角。女穴被磨得狠了,外皮蹭破了,滴出几缕血丝来。

    少年跌入软绵绵的床榻上时,双臂依旧缠着灵执。身下的女穴紧紧地含吮着阳物。肉壁仿佛极佳的膏脂,被融后驯顺地贴着性器。大概抽插了数百下,浓稠的白浊才泄在肉腔深处。

    灵执的长发湿透了,紧紧贴在背部。他本人也似乎没了气力。梓宵略微支肘坐了起来,拨弄开对方的湿发,去抚青年的灼伤处。热意已经消减下去,连带着一块灼伤好像都小了点。

    少年这才张开双腿,看了看疲软的肉棒,上头堵着的小玉柱几乎要被冲开。女穴肿大,蜜栗色的软肉外翻,微微抽搐着,白浊与透明的黏液缓慢的流出。他胡乱拣了件轻薄衣物将牝户堵住,便疲惫地睡下了。或许是未曾催动心法的缘故,这场情事格外的累人。梓宵沾枕便睡,一夜无梦。

    伍·杀阵

    梓宵醒来时,身下干爽得很。有人给他换了身寝衣,布质顺滑、触之极凉,是鬼族难得的血蚕衣。他与灵执初相识的第一年,倒是曾经用过这种衣服妄图克制炉鼎的体质。可惜没什么大用处。不过是情热之时,略有些凉意罢了。

    少年扯开衣领看了看,胸膛上覆了层薄薄的浅绿色膏脂,不禁笑了出来,道:“给我用药做什么,忒浪费。”

    他大大咧咧地起身,却不想一个腿软,跌入来人的怀里。灵执约莫是刚沐浴过,一身的水汽,发梢湿漉漉的。他将梓宵扶好坐下,皱着眉盯着对方。少年微笑着看他,朗声道:“你把我弄成这样,不觉得对不住我?”

    灵执有些赧然。一阵锁链敲击的清脆声音过后,他从怀中取出一柄匕首递给梓宵,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摇头。

    “哈?你是说只要不杀你,捅几刀都成?”梓宵有些错愕,问道。

    灵执点了点头,尔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指了指自己的脸,连连摆手。

    “好端端的,我伤你做什么,”梓宵大笑,丢开匕首,道:“我还等着你布阵呢。”

    灵执显然松了口气,双肩也放松了下来;拍了拍梓宵的肩膀,正欲转身离开。少年有一瞬的慌乱,赶忙扯住他的衣袖,摇了摇,笑道:“只是,总该补偿我点什么吧?”

    灵执果然定定地盯着他。梓宵得意,扬起脸,道:“你亲一亲我,我便既往不咎啦。”少年生了一双杏目,瞳仁色深。认真瞧人的时候顾盼生辉、神采奕奕。他等了一会儿,见青年迟迟没有动作,皱了皱鼻子,催促道:“该做的都做了。现在不过是亲一亲我,有这么难么?快点!快点!”

    灵执的脸早就红透了,半闭着眼,在少年的唇上轻轻一啄。梓宵大为不满,把预备逃走的青年拦腰抱住,嘟囔道:“不行、不行,你闭眼了。”

    这下灵执连眼尾也红了。他撑着眼睛,将唇贴了上去,又迅速地分开。梓宵捉住他的手不肯放,连连摇头,笑着说:“太快了,至少要亲个一刻钟吧。”

    青年睁大了眼睛,回想起昨夜缠绵的亲吻来,连带着身体温暖的触感也一并涌入脑海中。少年的双眸亮晶晶的,正等着他。

    灵执有些意动,起身拥住了梓宵,将他的乱发拨至耳后;在柔软的耳垂上落下一吻。梓宵拽着他的袖口,被青年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到。掌心沁汗,心跳如雷。幸好他肤色偏黑,脸红也不怎么明显,犹自逞强,道:“不、不能这么敷衍我,说好一刻钟的。”

    “嗯,”灵执轻轻应了一声,喷出的气息正好对着少年的耳根,教他如坠云雾。灵执捧着他的脸,自额头到眼角、再到脸颊与唇珠,相当缓慢地亲吻。

    倒是正正好,消磨了一刻钟的时间。青年放开梓宵后,他仍旧有些回不过神来。双唇微启、双眸迷离,一副索吻姿态。

    门口传来细细簌簌的声响。灵执转过脸去,便瞧见赤千足一脸不耐烦地抱臂站着。赤发童子翻了个悠长的白眼,道:“琼玉山派了弟子来赎人。”

    梓宵抱住青年,把玩对方细软的长发,笑道:“派了哪个小畜生来?”

    灵执双手腾空,抱也不是,推开也不是。少年细嫩的乳肉紧紧地贴着他,轻轻地磨蹭,实在令人苦恼。

    “掌门大弟子,瑜成安。”

    “原来是,”梓宵总算是从灵执身上下来,挑眉道:“瑜师兄啊。”他的身体对此人十分憎恶,恨不能食骨啖肉。

    瑜成安仪表堂堂,在师兄弟中风评极佳。可惜,梓宵是个例外。

    掌门将他破身之后便丢给了瑜成安。炉鼎的身躯本就敏感,瑜成安用摸了药的红绳绑住他。粗糙的绳子刚好勒住淌血的肉蒂。药物浸透后,变得格外瘙痒难耐。不过过了半日,地面便渍了一小滩水渍。

    身形高大的男子静静地站在他面前,露出一个与往日无异的爽朗笑容,道:“师弟,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就浪成这样了?”他对着饱胀的阴蒂狠狠地踩了一脚,鞋尖戳进了柔嫩的穴口,云纹的靴子被黏液轻而易举地浸湿。

    少年发出急促的尖叫声,男子面上笑容愈深。他将少年抱起,往里室走去。里室放着各色各样的淫具。最显眼的是一只半人高的木驴,微微摇晃,上头有两根细长石杵。梓宵还没从刚才的疼痛中回过神来,就被放在了木驴上。石杵直挺挺地戳穿了前后细嫩的两穴,他挣扎得越剧烈,那疼痛感愈剧烈。血水顺着腿根淌下,瑜成安将他用符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