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小说:鬼王(H) 作者:山官木

    出舌头舔弄乳珠,将涎水沾满了梓宵的胸部。少年勾住他的腰,双手抱住鬼族圆润的脑袋。女穴贴着鬼族身上冰冷的铠甲,不可自已地喷涌出大股大股的淫水。

    梓宵的眸光渐渐变冷。他想起从前在琼玉山的一些往事来。

    彼时他还是掌门座下弟子。掌门对他的炉鼎之体十分满意,却不喜他羞涩。索性将他丢给其他弟子玩赏。有位风流师兄最喜玩弄他的女蒂,曾经将福禄珠钉在他的女蒂上,教他初初破身,便常常难以控制。每每高潮,弄得下身湿淋淋的。然后被诸位师兄取笑肏弄。

    女穴被插入了阳器,甬道极其自觉地收缩起来,分泌出大量的黏液。梓宵如今已经十分习惯情潮的到来,那名鬼族将浓精射入。他闭上眼,口唇微动。片刻后,那名鬼族自下身起,寸寸碎烂,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便碎成一团黑絮。

    而梓宵舔了舔嘴唇,身体上的伤口齐齐消除。他看向不远处的红发孩童,笑道:“你来啦。”说完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道:“带我去沐浴。”

    那名红发孩童不高兴地看着他,脑门上的六个尖角黑得发亮。他丢给梓宵一件黑袍子,化身成一只短小的蜈蚣,扭了扭,道:“少废话!快点上来!”

    叁·灵执

    小蜈蚣将他丢在一座地宫门口就消失不见了。地宫的侧殿便是浴池,梓宵轻车熟路地好好清洗了一番,这才披上衣服。黑袍子有些粗糙。梓宵刻意将衣角塞进雌穴,敏感的身体几乎顷刻淫乱起来。他赤着脚,穿过长长的地道,来到主殿。

    主殿凌乱的很,满地的草药、蓍草,不知道写了什么的玉板和小木块。灵执窝在一个半人高的炉子边,正在布绢上写写画画。

    梓宵凑了过去,从后头搂住他,细声细气地说:“想不想我呀?”

    灵执悚然,挣开对方,抱着布绢往角落里缩。身体竭力躲进黑袍里,梓宵眨眨眼,笑了笑。自从上次他误打误撞吻了对方,这位鬼族的左护法便躲他躲得厉害。

    梓宵叹了口气,脱了黑袍,露出泛着水汽的身体,道:“上次是我不好,你想怎样对我都可以。”他盯着灵执,几乎要将那件厚实的黑袍子盯穿。可青年并不理会,卷成一团,往旁边滚了两下,在案几下摸索。

    梓宵摸了摸嘴唇,眸光有片刻的黯然。他之前发现灵执那天心情奇好,一时有些意动,便冲上去亲吻对方,却不想发现他没有舌头。那时候,灵执那半张极度美丽的脸上十分惊慌。

    灵执总算是摸到了一个小盒子。他大概是真的怕了对方,摸了支长柄竹刀将盒子推给梓宵,又敲了敲盒盖,示意他打开。

    梓宵打开盒子,里头赫然装着一枚银珠、一对金环。少年愣了愣,道:“我听那些鬼族说,前些天就是这东西?”

    灵执略略坐定,露出脸来,朝他点点头。他此刻没戴面具,真正的容颜完整的展现在梓宵面前。灵执的右脸上方有块半个巴掌大的灼伤,影响了他的容貌。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样貌惊人,犹如雪山上的奇珍异花。

    无论看多少次,梓宵都会被这张脸惊艳,转而惋惜那块灼伤的皮肤。到底是要多狠心的人,才能对这样一张脸下得去手。

    梓宵下意识的想要靠近。灵执赶紧握起了竹刀,横在两人之间。粗糙的刀刃堪堪触到梓宵垂下的乳珠。他不怎么在意地往前挪动,笑道:“你知道的,无论怎么样的伤口,我都会好的。”

    灵执愣了愣,有些挫败。梓宵捏了捏刀刃,继续火上浇油,“好歹也是一夜夫妻,你怎么对我这么、狠心。”

    竹刀彻底被丢下了。梓宵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潮红自脖颈处蔓延至全脸,然后裹紧了袍子缩成一团。他站起身朝灵执走来,略带无奈地抱住对方,轻声道:“好了,好了,不开你玩笑了。”

    有时候,梓宵会怀疑对方到底是不是鬼族。

    而他的怀疑很快就被证实了。

    祁连那次发怒后,为了证实鬼族的实力,领着裘炎将军将七八个小门派灭的干干净净。他得意极了,索性冲往琼玉山,愣是将琼玉山的副掌门之子林奇眠捉了来。那林奇眠精擅丹药。灵执力保此人,到底留了他性命。如今关押在地宫中。

    顺道一提,他们这些炉鼎,底子差都去了,只留下三五人。祁连十分快活,便将梓宵又安排到了自己的寝宫中。至于看门的下等鬼族,要多少有多少的东西。没有谁会在意。

    那林奇眠随身的东西都在梓宵眼前。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林奇眠贴身的雕花香球中藏有十分珍贵的种子。梓宵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那枚眼熟的雕花香球。

    瑜成安曾经用他打赌,便是为了这东西。可惜林奇眠将他折腾了一番,却临时毁诺了。梓宵掂了掂香球,轻笑一声。然而,下一刻,香球的香气却令他瞬间僵住。那是十分熟悉的香气,曾经缠绕在他与灵执之间,三夜之久。

    “林奇眠,这到底是什么?”他几乎是冲进了水牢,大声质问。

    林奇眠被折磨的瘦骨嶙峋,抬起眼皮,见是他,十分轻蔑地笑道:“谁要告诉你这种烂泥娼妓。”

    梓宵看了看身下正在抚摸他腿根的鬼族,素来柔美的面上此刻狰狞极了,“既如此,难道诸位鬼将军不想试试名门正派的滋味么?”

    “你无耻!”林奇眠徒然睁大了眼睛,竭力吼道:“你自己下贱!少来羞辱我!”

    梓宵把玩着那枚香球,并不理会他的辱骂。看守的鬼族只得了要留此人性命的吩咐,至于其他,只怕正中祁连心意。

    鬼族看守的手滑至他的女穴。梓宵平日里是使唤不动他们的,祁连也不在意炉鼎的贞洁。他索性张开腿,朝那名鬼族微笑。

    下头的狱卒看了眼热,却又不好越过上司,只好拿林奇眠发作。两人合力,将林奇眠剥了个精光。林奇眠养尊处优的,一身皮肉倒是光滑细腻。他还在不停的叫骂。那狱卒听了觉得烦人,索性卸了他的下巴。

    一双粗糙的手在林奇眠挺翘的臀部抚摸,时不时地抠弄殷红的穴眼。林奇眠大为恐慌,眼中终于流露出了哀求,不住的去瞧梓宵。可惜没有用。两名鬼族将他前后两张嘴都灌满了浓精,彻底捣烂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林奇眠便倾其所有了。

    那香球里的香料世间稀有,是用了传闻中的冥界腐生花制作而成。腐生花,传闻里是冥界奇花。可琼玉山百年前的掌门曾经在鬼族见过此花。花分五瓣,莹白如玉,茎秆亦是霜白色泽。花开时十分美丽,香气也非常特别。那位掌门观赏后,曾万分感慨,说是想不到鬼族这种地方,竟能有此种奇花。

    最重要的是,此花花开后,若是修道之人服食,可功力大涨。那位掌门便是服食了腐生花花瓣后突破的。不过但凡是珍宝旁都有异兽,这腐生花周围便有鬼族都惧怕的赤千足。

    肆·合欢

    那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