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小说:鬼王(H) 作者:山官木

    《鬼王》作者:山官木

    原创男男古代中H正剧H有暗黑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哑巴攻X炉鼎受

    壹·炉鼎

    百年前,鬼王出世。正道逍遥子以一人之力将鬼王祁连封印在紫金山上。而如今,逍遥子身死道消。祁连的残魂聚在一名擅自闯入紫金山的鬼族身上,生出两个头颅。鬼王再现,正道青黄不接。临近鬼族领域的小门派竟是想出了给鬼族送去炉鼎以祈短暂平静的法子。

    也不知为何,鬼王竟然接受了这个建议,同人族相安无事三十余年。

    魔宫殿堂内,祁连坐在石座上,俯视座下惊慌失措的炉鼎。他虚空一抓,便将一名美貌少年悬在空中。鬼王略略啧声,少年裹身的衣物齐齐碎裂,露出瓷白的身躯。

    炉鼎之中,雌雄同体占多数。少年也不例外。祁连粗略地看了看,满意地颔首;胯下的巨物已是一柱擎天。他勾勾手,便将少年招来,扣在面前粗糙的石桌上;分开少年的双腿。湿红的肉珠含在肉唇里,淌出一线淫液。少年十分害怕,寒毛竖起,牙齿不住地打颤。

    魔宫内的鬼族连连嗤笑。右护法大声笑道:“正道那帮装模做样的东西,想必扒了衣服,都不过是我等胯下母狗罢了!”

    祁连“哈哈”笑了两声,除了衣物,露出精壮的身体与粗大的阳物。其上虬结凸起,色泽可怖。少年大张着双腿,忍不住流下眼泪。祁连不管这些,托起他的臀,对准了雌穴直直捅入。少年尖叫一声,竟是昏死过去。

    肉珠被挤压变形,女穴扩张到极点,边缘处有些撕裂。祁连草草抽插了两下,见对方毫无反应,大为扫兴。他双手用力,将少年彻底撕成两半,往下头丢去。血流满地。一些低等鬼族闻腥而动,蜂拥而至,将少年分食而尽。

    祁连懒洋洋地坐了回去,看了看下头的炉鼎,道:“都不过尔尔,赏给你们了。”言罢。诸位鬼族恭敬地垂首行礼后,这才将目光对准了殿中的十名炉鼎。

    右护法挑挑拣拣,拉了名高挑清瘦的少年。他除了碍事的衣物正要行事,却发现少年的胸腔中心坠了一枚银珠,双乳上扣了金环。他朝右护法微微一笑,竟然逐渐融解,划作一滩金色雾气,伴随着浓重的腥味,将鬼族的右护法包裹其中。

    有低等鬼族试图上前解救,反而被雾气迅速吞噬。身旁的鬼族只能听到右护法凄厉的叫声,竟然无法上前一步。

    祁连伸出手,掌心放出魔气。然而来的太慢,那片雾气在吞噬了右护法后就消失的干干净净了。再回头去看殿中,所有的炉鼎的血气俱被抽干,徒留一张张美人皮。

    祁连大怒,吼道:“这些炉鼎是谁送的?!”

    贰·梓宵

    炉鼎是清镜门送的。清镜门是个小门派,上下不足五十人,一夜之间尽数坐化枯亡。清镜门的主殿外,是十一名道长身死之处。他们躺在奇诡的阵法上,各个白发紫唇,怒目圆睁,大约是死的极为痛苦。

    一名黑袍青年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银质的面具将他的大半张脸遮住,露出一双透亮的眸子。身侧的鬼族侏儒青面獠牙,挠了挠头,不解问道:“左护法,您已经看了两天了,看出什么名堂来没?”

    左护法灵执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这时,剑气从天而降,将鬼族侏儒劈开。灵执裹紧了袍子,打了几个滚,翻到一株青松下。动作不大,声响却很大。灵执的手脚似乎都被锁链拷住。锁链上坠了枚流光溢彩的血珠。

    持剑的是名年轻的道人。他冷冷地看着灵执,吐出两个字:“鬼族。”

    灵执缩了起来,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那道人还要再动作。灵执从黑袍中伸出一根细白的手指,摇了摇。道人不解,提起剑直愣愣地往前冲,石砖中冲出一只巨型猩红蜈蚣,生生将道人的下肢咬下。鲜血横流。道人痛极,愤恨地看着灵执,口中满是鲜血。

    长剑坠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剑柄上刻着“琼玉”二字。

    灵执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抱紧了袍子端坐在地。猩红蜈蚣横冲直撞了几下,将道人与侏儒的尸首抓的碎烂。它转过头,朝灵执冲来。在离青年还有半米的距离,蜈蚣停了下来,划作一缕血光,融入灵执的锁链中。

    灵执这才起身,看了眼不堪入目的小院,转身离去。

    魔宫内,祁连正在发泄怒气。平素森然可怖的鬼王如今毛发蓬起,犹如上古恶兽,将还算喜爱的炉鼎统统丢给下等鬼族。

    灵执拖着锁链缓慢地行进。等他到魔宫的时候,炉鼎都被折腾的差不多了。姿色尚可的浑身精斑,穴口大开;小腹鼓起犹如怀胎妇人。容貌平庸的大都肢离破碎,血流遍地。

    一名艳丽少年正被两名鬼族前后夹击,双唇被阳物磨破,后穴也含着肉棒。女花早就被凌虐的肿大软烂,一滴一滴地淌着血。

    这名炉鼎肤色偏黑,浓白的精液在他身上尤为显眼。

    他原本是正道中大门派琼玉山的弟子,名为梓宵。早先在门派中似乎就被同门师兄弟玩了个遍,后来似乎犯了大错,被掌门取了修为。看他不顺眼的是掌门的关门弟子瑜成安。瑜成安将他送于鬼族,鬼王也乐得收下。

    这名炉鼎似乎算得上名器。无论怎么玩弄,身体只要得到修养便能恢复。祁连素来还算宠爱他。只是如今气极了,索性将他丢给属下玩弄。

    一旁的裘炎将军看到他这副样子,想到这原本是琼玉山的弟子,心中便有些解气;叫嚷道:“王上,正道如此愚弄我等,实在是欺人太甚!”

    锁链的声音传来,紧接着爬进来的是一只猩红的蜈蚣。

    祁连定定地望过去,神色复杂。灵执慢悠悠地走到殿中,缓缓行礼。身旁的鬼族也因此停止了凌虐,将手下的炉鼎丢开。炉鼎昏倒在地,腥餤的精液从身体中流出,形成一小块水洼。少年看了看灵执,转而又闭上了眼。

    梓宵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魔宫的石室。他浑身赤裸,身上却是好的差不多了。身旁横七竖八的躺着还活着的几名炉鼎。其他人身上满是凌虐的伤痕,也不知道还活不活的成。

    少年低头看了看自己饱满的双乳,乳尖大如樱桃。他探了探自己的内息,微微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

    梓宵站起来,走到铁栏杆处,对着守着的鬼族露出一个笑来。那名下等鬼族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抱着冷冰冰的金属,捧起双乳上上下下的摩擦。肉棒挺起,其上插着的小杵也跟着挺立;肉色的雌蕾中水光盈盈。

    那名鬼族再也忍不住了,将他放了出来。粗粝的双手抓住那对柔滑的乳肉反复揉弄,扭成百般形状。然后又伸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