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5

小说:绣色袭人 作者:滟星河

    信笺。”

    “冬眠和宋霄是可信之人,行踪都要告诉他们。”

    “咦?”以禅自他怀中抬眸,“宋霄也是你的人?”

    华重锦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只得顾左右而言它:“你以前把送我那件衣袍收回去了,不行,还要再给我绣一件。”

    “宋霄也是你的人?”以禅不依不饶地问道。

    “我的衣袍,你何时再给我做一件?”

    “我在西萦给你做好,回来时给你带回来。”

    ……

    八月。

    以禅与陆妙真和薛青抵达京城,跟随着和亲队伍向西萦国而去。

    ******

    时光蹙眉时,花谢春老,秋去冬来。

    一年多的时光,在旁人看来或许是转瞬即过,但于华重锦而言,却是一日一日的煎熬。

    临近年关,衙门里事务繁忙,直到黄昏时才得了闲。华重锦走出衙门大门,天空飘起了雪,街面上覆了一层薄薄的白。

    夏扬递了封信过来,他一瞧便知是以禅的信到了,原本略带倦色的黑眸中,立刻漾满了笑意。他并未即刻拆信,而是小心翼翼揣入衣兜里,舍不得看。

    忽想起什么,问道:“怎么就一封?冬眠的呢?”每次来信,都是两封。一封是以禅写给他的,另一封是冬眠写来报告赫连雪城的情况。

    “赫连雪城死心了吧,所以没什么动静了。”夏扬说道。

    华重锦点点头负手朝马车而去,又问夏扬:“备给谢家的年货可送到了?”

    谢远山去年冬科考中了榜,如今带着妻儿在外地任职。有时不得闲回来,谢家外面的事务都是华重锦在掌管。

    夏扬忙道:“送到了。”又说,“今儿要去月满楼吗?”

    前些日子,雷洛和何玉寒、君兰舟邀他去月满楼小聚,他都推了。雷洛今日又邀他过去,不好再不去。

    “跟他们说改到酒楼吧,雷洛都是两个娃的爹了,怎么还能去青楼。还有君兰舟,胆子也忒大了,也不怕我五姐知晓?”君兰舟今年秋刚与华重梅成了亲,虽说他们到月满楼只是听曲子,但出入青楼到底不好。

    “姑爷也是拒了的。”夏扬说道,“那我派人送信给他们,都督要直接去酒楼吗?”

    华重锦点点头,其实不想去的,但又怕回了府,忍不住拆了信。他如今舍不得看,想多揣一会儿信笺,将这种欣喜多留一会儿。

    珍肴酒楼。

    华重锦到时,其他人都还没来。

    窗外飞雪飘落,室内静悄悄的,他无事可做,忍不住伸手将信笺取了出来。

    他先盯着封皮瞧了会儿,说好的十天一封信笺,但最终却是一月一封。因信笺是离州的行商至西萦卖货时带回来的,他们行路慢,一来一往需一月光景,且每次信笺到了他手中,封皮都有些脏污。

    后来他实在不能忍,特意自军中抽调一名军士来往西萦给他送信,但这至少也需多半月。不过,封皮倒是干净了。

    他捧着信笺,手一直蠢蠢欲动,不听使唤般将信笺抽了出来。看到那熟悉的娟秀字体一颗心便砰砰跳,先一目十行扫完,又逐字逐句细细去品味,连有人推门进来的声响都没听到。

    以禅信中说西萦国国主格外开恩,她们明年春便能提前归来了。

    这消息对他而言简直是寒冬的火炉,欣喜至极。

    冷不防手中的信笺被人抽走了,他这才瞧见,雷洛和何玉寒已经到了,不光是他,君兰舟还带着华宝暄一道来了。

    他原本是让华宝暄在平川历练一段时日,不想后来他自己提议,要在平川待够两年。此番回来,看上去稳重多了。

    雷洛举着华重锦的信笺说道:“这是谁的信啊,可否让我瞧瞧。”

    华重锦狠狠瞪了一眼雷洛,冷冰冰说道:“你倒是打开瞧一瞧试试?”

    雷洛顿时怂了,忙道不敢,看华重锦的样子,倘若他看一眼保不准将他眼珠子挖出来。那可不行,他还想留着这双眼看美貌女子呢。

    “这是谢姑娘的信吧,我可不敢看。”他忙将信笺递了过去。

    几人围着桌案落座,雷洛不甘心地说道:“为何要在这个地方,连个唱曲儿的都没有。”

    华重锦瞥他一眼:“楼下有说书的,叫上来给你说一段?”

    “罢了罢了,没兴趣。”

    君兰舟饮了口酒道:“要不然,我给你唱一段?”

    “可不敢。”雷洛缩了缩脖子,“若是让你家娘子知道了,还不骂死我。”

    自从华重梅与君兰舟成亲后,便警告他们,她家郎君是名角,可不是卖唱的。正笑闹着,夏扬捧着一个包袱走了进来:“都督,有人送了一个包袱给您。”

    “重锦,什么人啊?给你送包袱,你不会是有别的女人了吧。”雷洛一开口就是欠揍的腔调。

    华重锦懒得理他,将包袱放在桌上拆开。

    入目便是耀眼的红。

    暗花缂金丝的大红色温玉绸,胸前的领扣是红宝石的,看上去价钱不菲。后背上以金线绣了一只鸾鸟,金光闪闪好似要活过来一样。领口和袖口以多层云勾滚边,上面则满绣鸳鸯和石榴的图案。

    整件衣服华丽喜庆。

    君兰舟惊异地问道:“这不是成亲的喜服吗?”

    “不是。”雷洛不可思议地问道,“你真的有别的女人了?这喜服怎么都送过来了。”

    华重锦痴了般伸手轻抚喜服。

    ——我的衣袍,你何时再给我做一件?

    ——我在西萦给你做好,回来时给你带回来。

    “她在哪里?”华重锦问道。

    夏扬问:“谁?”

    “送包袱的人,在哪?”华重锦抓住夏扬的手问。

    夏扬被抓得手臂一痛,指着外面道:“楼……楼下。”

    华重锦快步开门走了出去,走前不忘将桌面上的喜服包好抱了下去。

    “怎么回事?”雷洛问道,“谁来了?”

    无人理他,都冲到窗子前向下望去。

    街面上已经被厚厚的白雪覆盖,行人极少,酒楼的红灯笼摇曳着,映亮了门前一大片空地。

    一辆马车停在门前不远处,一个披着白色狐裘的女子倚在马车一侧。

    华重锦慢慢走向她,雪光和灯光交映着映照在她的脸上,这张让他日思夜想的娇颜越发清绝娇美。

    雪花纷纷扬扬飘落,她在?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