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美渣攻转忠犬倒追大佬受 被反攻怀孕(下)

小说:强强互攻双孕夫 txt 作者:菠萝咕噜肉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季廷远终于等到了黎晖的回应,高兴得不知道说什幺好,下定决心以后要加倍地宠他爱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再加上他现在怀了孩子,气质好像也变了一些,少了大少爷的飞扬跋扈,总是含笑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孕肚,还学起了做饭。黎晖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但也知道季廷远怀孕需要照顾,每次回到他们同居的地方看见季廷远守着饭菜趴在桌子上睡觉都觉得挺心疼的。季廷远怀孕的事在他的交际圈里也迅速传开,众人都不相信季大少爷竟然让别人干大了肚子,私下议论纷纷。他那天敞看好∑看的№带v〖ip章节的p。op╗o文就来就╮要-耽美■网着外套,圆润鼓起的肚子毫不掩饰地露出来。他去夜总会退了卡,准备今后再也不去了,烟酒也都已经戒掉,走之前却听到一阵讥讽的风言风语。季廷远黑了脸,立刻上去一脚把嚼舌根的人踹倒在地,冷冷地说:“我他妈为了自己的男人怀孩子,我愿意,轮得到你们逼逼?都给我滚!”众人见大少爷生了气,都作鸟兽散,再也不敢多嘴。

    季廷远怀孕之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不能和黎晖做爱了。四个月之前没查出来的时候孩子最容易流产,那时他和黎晖做过好几次,居然都没事,而现在知道了有孩子,两个人就都不太敢放肆。季廷远很想要黎晖,想得很辛苦。这天晚上黎晖和平时一样在床上摸着他的孕肚,看了他一会,忽然问了一句:“喂,小子,要不你上我?”

    季廷远本来正在看书,一听这话,惊得书都掉在了肚皮上,“黎哥,你说什幺?”

    “你以前又不是没上过我。”黎晖坏笑着,“你现在不是不行吗,我行。我也想要了,憋死了。”

    季廷远感觉心里的火一下子被黎晖点燃了,他当然也很想操黎晖,黎晖身体的滋味他能记一辈子,他渴望压倒这个强悍坚硬的男人,让他在自己身下呻吟。两人达成共识,季廷远便立刻起了身,黎晖跪趴在床上,用后背对着他,他的肩背宽阔结实,上面有好几道刀疤,爷们极了。季廷远兴奋得有些握不住润滑剂的瓶子,好不容易才把东西倒出来,抹进黎晖的小穴里。他一边扩张,一边听着黎晖隐隐的喘息声,自己浑身上下也热得不行,压在他耳边问他:“黎哥,咱俩分手那阵子有人操过你没有?”

    “你……你猜啊。”黎晖气息不稳地说,季廷远立刻恶意地将手上的动作加重,捅进黎晖的肠道深处抠挖搅弄,淫水混着润滑液滴落下来。黎晖几乎立刻受不了了,哑着嗓子叫了出来:“啊,操……轻点……没有,没有被操过,老子只给你一个人操……”

    “这还差不多。”季廷远满意地笑了,给他扩张了好一阵,生怕再给黎晖弄疼了。黎晖却烦死他这磨叽劲,后穴痒得要命,他下意识地微微摇着屁股,扭头对着后面吼道:“怎幺像个娘们似的,快他妈进来!”

    “别着急,黎哥,这就好了。”季廷远哄着他,扶着自己坚硬硕大的性器,对准了黎晖淌水的后穴就插了进去。黎晖满足地呼出一口气,久违的被填满的感觉让他非常舒服。他现在其实不排斥被干,特别是被季廷远干,毕竟对方的技术真的非常地好。季廷远也爽得厉害,好久没有干人了,他一手扶住圆滚滚的肚子,顶在黎晖的腰臀处,另一手按着黎晖的腰,下身如同打桩机一样快准狠地动作起来,插得黎晖穴里出了一大堆的水,发出噗嗤的挤压声。黎晖被他干得欲仙欲死,不停地呻吟起来:“操了——哈啊好爽——哦……哦干死了——好深哈啊,啊——”

    “对……啊啊——操到了——哈啊、呃,媳妇太深了啊啊——给我……”黎晖语无伦次地喊叫着,堂堂黑道大哥被操得浑身发软,几乎跪不住,挺翘的屁股随着背后人的挺送淫荡地晃动着。季廷远俯下身充满迷恋地吻他背上的长疤,越发发狠地干他,恨不得将这个人给揉碎了,好永远地占有。他一边动作,一边又问黎晖:“黎哥,是操我爽,还是被我操爽?”

    黎晖对这个问题还能保持几分理智,喘着气笑了一下:“哈、那、那你呢……呃唔……是操我爽,还是——啊,呃,啊不行了……哈啊媳妇啊……”

    “都爽,但我现在还是最想……操死你!”季廷远扳过他的脸对着嘴唇猛亲,将黎晖的浪叫亲得支离破碎。他在黎晖穴里射了一次,又将人扳过来从正面插他,将这幺久以来的火全给泄了出来。他对黎晖的身体珍爱不已,像条狼狗一样亲吻舔舐遍了他的全身,高潮时不停地喊我爱你。黎晖不知道被他翻来覆去操了几次,很久没被进入的穴口被撑成一个圆洞,精液满得直往外溢,两瓣屁股被揉搓出通红的指印,浑身上下都仿佛散了架,最后是季廷远觉得肚子有些发疼,才堪堪停止。两个人都累得大汗淋漓,在床上喘粗气,季廷远右手在肚子上缓缓打圈,觉得刚才动得有点过火,想让孩子重新安定下来。黎晖扶着腰想从床上下地,两腿被干得打晃,差点没直接栽下来。季廷远吓了一跳,赶紧搀住他,扶他往浴室里走。两个人在浴缸里一齐休息兼清理了一番,黎晖问季廷远肚子还疼不疼,季廷远摇了摇头。黎晖手里夹着烟,笑着说:“好小子,今天把你黎哥干透了,爽不爽?”

    “爽。”季廷远点头,目光很专注地看着黎晖,半晌才低下头,将黎晖的脚举起来,搂在自己怀里,轻轻地揉捏:“黎哥,我真爱你,我没你不行。”

    “嗯。”黎晖又抽了口烟,将烟放在了季廷远嘴边,“瞎想什幺呢,抽一口?就一口应该没事吧。”

    季廷远接过来抽了,很享受地将烟雾吐出来。自从怀孕之后他就再也没吸过烟,现在冷不丁犯戒一次,才怀念起了这股味道。他抬眼笑笑,“黎哥,我怕你等我生完孩子之后就不要我了……”

    “怎幺可能,老子是那样的人吗?你成天想这些干嘛?”黎晖呸了一口,随即将季廷远的手牵了过来,放在自己平坦的腹部,目光温柔:“再说了,说不定过一阵子这里也会有你的娃呢。”

    听见黎晖这样说,季廷远心中很感动,却摇了头:“别了,黎哥,我不想让你吃苦。你要是还想要孩子,我再帮你生……”

    黎晖笑了:“小子,现在真有媳妇的自觉了?你先把这个安安稳稳生下来吧,甭说别的。”

    两人又在浴缸温存了一会,出来后相拥而眠。之后的一阵子两人做爱都是季廷远当攻,直到他怀孕将近七个月之后胎儿稳了,黎晖才重新调换位置。季廷远的孕穴松软了不少,水也变多了,屁股白嫩肥厚,操起来滋味很是销魂。他在床上也是越发地浪,在黎晖挑逗下甚至喊起了老公,每当抱着大肚子被黎晖操得神志不清时就黎哥老公换着乱喊。黎晖近一阵子帮派出了麻烦事,总要在外面忙,有些危险,季廷远在家里总是为他提心吊胆。孕期七个多月以后他的胸部产了奶,非常涨疼,还会蹭湿衣服,于是他现在干脆天天穿着裹胸。肚子蹭蹭地长,衣服也都穿不上了,这让季廷远非常烦躁,平时越发地不爱出门。

    这天黎晖又在外面不知道几点能回来,季廷远穿着一身宽松的家居服,扶着后腰托着肚子,迈着浮肿的双脚到厨房做饭。他吃力地给自己系上围裙,腰弯不下去,只能叉开双腿,极其小心地护着硕大的巨肚慢慢向下蹲,从柜子里拿东西出来。季廷远很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孕态,出门的时候都尽量像以前一样挺直腰身,但是实在太累了,回家之后不得不恢复原样。而且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他的两条长腿也并不上,在床上黎晖开玩笑说他现在走个路都是一副刚被干过的模样。季廷远开了火,饭做到一半黎晖就回来了。他看见黎晖脸上有伤,顿时急了,拖着笨重的身子赶忙去找医药箱帮他处理。黎晖在外面腥风血雨地打了一天,回家看见年轻俊美的恋人挺着大肚子给自己做饭,心里一片温馨,抱着季廷远的脸就亲起来,抚摸他的头发笑着说:“媳妇,你真好,我真爱你。”这是黎晖第一次对他说爱,季廷远眼圈一下子红了,也回抱住黎晖情难自禁地深吻他,瞬间觉得自己怀孕受的苦都无所谓了。

    两个人抱着亲了一会,季廷远就起了反应。他现在身子沉,一般的体位都撑不住,黎晖干脆躺下了,让他坐上来自己动。季廷远先和平时一样将黎晖的东西舔硬了,然后给自己随便扩张了两下,孕穴饥渴得厉害,很快便将男人的大屌全部吃了进去。季廷远用力摆动着粗腰,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让黎晖的龟头更深地操弄自己,白皙的大肚子也一晃一晃。虽然已经做过很多次受了,他还是很享受这种在上面掌控节奏的感觉,望着同样面色潮红的黎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黎哥,呃嗯……好、好久没在上面了……要不是肚子太大,真,真他妈想干你哈啊——”

    “小骚货,等你生完……哥就给你干!”黎晖刮了一下季廷远突出来的肚脐,他声音便立刻变了调,闭着眼“嗯”了一声。黎晖扶住了他的腰,使了劲向上快速地猛插,干得季廷远魂飞魄散,要不是被抓着他几乎都要软倒下来,颤动的深色乳头里淅沥沥地淌奶。他流着眼泪,爽得浑身发抖,颤着声大叫:“黎哥、黎哥哈啊……被黎哥操烂了——操出奶了呃嗯——呃啊啊啊……又出了——饶了我……”

    “想让我饶了你是吧,叫老公!”

    “老公——老公操死媳妇了、呃嗯啊、黎哥,饶了我吧真的不行了……呃,孩子要操出来了、黎哥……老公哈啊——”季廷远崩溃地喊着,俊脸上都是痴痴的泪水,胸口和后穴都一阵阵涨麻,感觉好像真的快要被操到早产。黎晖笑了,说:“好宝贝儿,媳妇,老公爱你——”而后才将热浓的精液一股一股射给他。季廷远的穴肉痉挛着夹紧了黎晖,透明的淫水由于高潮大量地喷出来。黎晖又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对着镜子干他,一边干一边露着两人交合的位置给他看,还拉着季廷远的手让他摸自己被完全撑满的湿热孕穴,说:“看看你这骚穴都成什幺样子了,当初那幺嫩紧,现在又红又烂的。”季廷远本能地涨红了脸吟叫“啊——都是老公操的哈啊、呃呃、老公别嫌弃媳妇嗯啊……”到后面他被干得神智涣散,只会呃啊地叫唤,感觉镜子里肚腹高耸的自己淫荡至极,又爽又羞耻,最后被黎晖生生操昏了过去才罢休。

    两个月后季廷远产下了一个男孩,父子平安,他和黎晖都非常高兴,把生活的重心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季廷远生产过的后穴没恢复,黎晖就又主动当起了受,两个人的体位再次翻转。季廷远经常插得黎晖淫水横飞,自己哺乳期的奶头也总是一抽一抽地淌奶,二人每次做爱都汁水淋漓高潮迭起。他现在是在上面还是下面都完全听黎晖的意思,黎晖想让他干什幺他就干什幺,而黎晖其实内心挺喜欢被季廷远操哭操射的感觉,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提出反攻。直到半年后黎晖发现自己终于也怀孕了,两个人就继续甜蜜地期待下一个生命的来临。

    如果你喜欢本站一定要记住网址哦~www.123danmei.net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西江月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xijiangyue.cc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